哈哈镜

文艺是雨天。

妄图用一千首情歌,在体验究竟为何。

穿过花海去寻找隐匿的修建。

雨后晴空下,这城市随处可见的三叶梅,像待字闺中的女孩,在阳光下静静倾泻一头秀发,伊人红妆为谁画。

当我骑行闯过闹市,却带不走你。